亚洲各个国家的临床医学在两级分化

日期:2017-09-10 17:15:21 作者: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袁云
2017年8月6-8号在新加坡召开了第16届亚洲大洋洲肌肉病中心会议,会议展示了肌肉病研究在亚洲诸多国家的发展现状,和以往历届一样,可以看出不同国家之间差异巨大。这种旨在亚洲提高肌肉病诊断和治疗的会议,没有改善诸多贫穷国家在该领域的长期落后状态,这次会议大家又讨论了如何促进发展中国家肌肉病事业的发展,改善贫困国家的缺医少药状态,似乎没有多少良策可用。
1、周边国家的医疗现状
(1)发达国家现状
肌肉病的研究在亚洲国家的中国、日本、韩国和台湾走在前列,我国三级甲等医院有1200多家,神经科医师近10万人,从事神经肌肉病工作的大夫有3千多人,进行肌肉病理诊断的医院有50家,临床大夫大约有200-300人,目前开展了肌电图和神经肌肉病的亚专业培训。我国目前处于亚洲领先水平,在国外发表的科研论文远多于日本。在中国、日本、新加坡、台湾和香港地区,肌肉病精准诊治已经是一种常规工作,工作的重点是如何对患者进行多学科管理,疾病的处理理念是”最好的治疗就是可及的治疗“。肌肉病的处理从关注诊断过渡到提高患者生活质量,特别是注意患者的心理健康、关节挛缩、心肌病防治、呼吸肌管理和居家护理等细节问题。
(2)发展中国家现状
亚洲贫困国家还处于严重的落后状态,老挝全国只有7个神经科大夫,斯里兰卡、柬埔寨、孟加拉、缅甸、越南、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等一大批发展中国家均具有类似的情况,每个国家的神经科大夫从几个到十几个不等,每人服务上百万的人口,除了能够看看神经系统常见病和进行基本的处理,在神经肌肉病领域疾病诊断所必需的常规肌电图、肌肉影像学、肌肉活检、抗体检查和基因检查基本没有开展或刚刚起步。没有精力顾及常见疾病的院外社区管理,也无暇顾及其他神经系统疾病的诊治,特别是罕见病。内科、儿科、妇产科和外科等其他临床学科的大夫拥有量和神经内科大致类似。传染病常见,孕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率都非常高。这些都是联合国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是否发达的主要指标。
2、临床医学落后的原因
国家现代医学建立比较晚,没有本国的住院医师专科培训体系,依靠国外培养和传统的师傅带徒弟方法,收效甚微。经济落后,国家无力在卫生健康领域投入更多财力,这些国家大学医学院的附属医院病房条件类似我们国家20-30年前的县医院,除有CT和核磁共振,神经科基本没有其他的辅助检查设备和措施。
提高贫困国家的临床医学水平,需要发达国家的支持,帮助建立现代医疗体系。我们国家对这些一带一路国家的援助主要在经济领域,卫生健康领域目前主要在传染病防控。已经开始了人员的培训。
走出去和别人交流,才能够真正体会到我们国家的富裕和文明进步,国家管理的高水平。我们国家有独特的传统医学,西方医学的发展也有上百年的历史,上个世纪30-40年代的民国时期已经很健全,并非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在苏联援助下才建立。尽管文革期间我国医学和其他行业一样,停滞了20年,但最近30年迅速发展,得益于我们这批改革开放初期培养的医学生能够和前辈一起忍辱负重、奋发图强,使国家的医学事业重新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感到问心无愧。我们将近60岁了,很快就会退出历史舞台,现在是该做好人梯的时候。帮助后来人,引领世界医学发展。
版权所有©2014北京医学会罕见病分会 icp:13029982号
Copyrigh©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云邦创想
网站首页 | 关于分会 | 下载中心 | 联系我们 |
分享到